基魯列克PINK

【湛羡澄】神仙奶爸(十)

这个写的真的妙啊......评论也是。

西北车夫:

二十

 

江澄回过头去看他,只看到魏婴脸上的笑意没了,转而露出一副混乱的茫然来。魏婴好似才想起,自江澄寻到他二人的转世以来,从未说过自己是谁,只简简单单一句“江澄”了事,无关宗族名号,对自己的其他事更是从未提起。

 

魏婴一下子松了揽着江澄的手,却又觉得不妥,正想再把手挂上去时,江澄突然厉声喝止住了他:别动!

 

这一声过后,魏婴果然撤回手,放在膝上,不知该说些什么了。

 

江澄:魏……你……你到底……

 

他几乎是一字三顿,半天才把那一句话说完了:你……是什么时候……?

 

魏婴看他一会儿,语气又变得温和下来:一个月前。

 

江澄顿时觉得寒意直逼脊梁,嘴唇逐渐转为乌紫,半晌都说不出话。

 

整整一个月!

 

这一个月的亲密举动,如今在脑中都变得毛骨悚然,令人不寒而栗。

 

无数的问题瞬间炸开了锅:既然魏婴回来了,为什么要像往常一样,甚至还和他做那种事?

蓝二要走,他居然不拦着?

他到底是怎么想的?

 

江澄瞪大了眼,嘴唇颤动不止,只说出几个“你”字来。

 

魏婴这时又突然十分温柔了,他抚了抚江澄的头发,几乎是含情脉脉地道:我看到你的箱子了,里面有陈情,我前世的手稿,还有些我原本以为再也找不回来的符……你竟然把它们收了这么久。

 

江澄的脸色陡然难堪起来,不知该如何反驳魏婴的话。他是做梦也没有想到,魏婴竟能重新找到前世的记忆。如果早知道如此,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做这种自掘坟墓的事。

 

好在魏婴的话并未讲完,他又慢慢地细数起来:是我不好,我没有察觉你的心意。江澄,我以前太过迟钝了,竟不知道你喜欢我这么久……

 

江澄这时像是突然被点着了炮仗,铁青着脸骂出一句:谁他妈喜欢你!

 

他骂出这一句,心口愈发滚烫,周身的血液却似乎都冷下来。诸多场景在他脑中轮转,分不清是这十几年来点点滴滴,还是百年之前的那些风雨旧事。

 

场景飞速变幻,主角却总是魏婴。

 

画面里的魏婴这时又去摸他的手了,面上的神情可以算作温柔:我当然知道你喜欢我。我以前对你不好,你不要怪我,以后……

 

江澄一把打开他的手,几乎被他的话气得笑了:我不喜欢你!魏无羡,你少自作多情了,我喜欢你?我喜欢一条狗都不会喜欢你!

 

魏婴脸上毫无怒意,倒是又继续念起来:你收着我的东西,还找到我的转世,你对我那么好……

 

江澄终于忍无可忍地站起身来,眼中怒火愈发旺盛,却又暗藏几分难以置信。

 

他以为他到现在为止、收着魏婴的东西,去找魏婴的转世之类的所作所为名为情义,却在自己这个好兄弟口中统统变成了无法宣之于口的另类爱意。

 

这种误会令人难堪,魏婴的态度又恰到好处地令他反感,甚至有些恶心。江澄又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魏婴脸上露出几分深受感动的神色,竟然瞧着甚是眼熟。

 

这幅表情在很多年前,似乎对着另一人也有过,只是那个人不久前才作为旁观者黯然离开,如今的示爱对象换成了江澄,让他感到一阵恶寒。

 

江澄瞪大了双眼,牙关几度开合,最后才道:……所以呢?所以你现在是在做什么?

 

魏婴朝着他笑了一下,又伸手拉住了江澄的手:蓝湛已经走了,那就让他走吧。我还没有恢复记忆的时候你对我不是很好吗?继续对我好吧,我也会对你好,就像……

 

“魏婴!”

 

江澄猛地又甩开他的手,厉声打断了他的话,眼眶在这一瞬似有些隐隐发红。

他今天才像是重新认识了自己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,充满了审视和不可置信的目光落在魏婴的身上,半天才问出一句:……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?

 

或许是他的态度一直太过锋利尖锐,魏婴此刻也有些焦躁了,他也站起来,单手一边伸向江澄的肩,一边又道:江澄,你这是干什么?现在也好,前世也好,那不都是我吗?你找我的转世回来养着,难道只是想养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我?

 

江澄为躲闪他的动作后退了两步,魏婴更是变本加厉地继续道:我什么都不知道,这对你也不公平。但我现在知道了,我以后都会好好记住,就像我们小时候……

 

他一边说话一边向前走,把江澄逼得连连后退,江澄原本快要退到墙根去了,在魏婴吐出“小时候”这几个字后又突然站住了,差点撞在魏婴的身上。

 

江澄双眼通红地瞪着他:魏无羡,你他妈还敢跟我提小时候?

 

魏婴面不改色地反问:有什么不敢?

 

江澄突然冷笑一声,他的态度只在几息间变得倨傲起来,慢条斯理道:大少爷、刻薄又嘴毒,自己技不如人、输了还要摆脸色……这都是你说的吧?昨天还讨厌得不得了,今天转脸又变成喜欢了。变脸变得比翻书还快,魏无羡,你这狗嘴里还有没有一句真话?

 

魏婴脸色稍微一变,很快又道:我说的是别人,不是说你。

 

江澄眯起了眼睛,紧接着又仿佛怜悯般的嗤道:我也没这么说。

 

魏婴叹道:……往事已矣,江澄,这么多年都过去了,我以为你已经看开了,结果你还是和以前一个样子。放着现在的日子好好的不过,你总是翻这些陈年旧账做什么?

 

江澄之前还有心情讽刺挖苦,如今终于被魏婴那无所谓的态度刺着了。

 

只见他脸上的傲慢神色瞬间消失,眉间戾气渐浓,又沉声质问道:陈年旧账?……好啊,好一句陈年旧账,可你这算是教训错人了,我江晚吟向来刻薄向来得理不饶人,就喜欢翻这陈年旧账来算!

 

江澄不等魏婴回答,嘴角勾起个几乎算是恶毒的笑来:魏无羡,我原本以为我们就算最后闹到最差最差的地步,也总归还有一点点情分在的,要不是亲耳听到你那句‘讨厌大少爷’,我是不是还要继续被蒙在鼓里?

 

“……你可真行啊,明明那么讨厌我,却还总是装模作样地演什么兄弟情深,剖丹给我,你把你自己感动得都要哭了吧?”

 

魏婴一直以来无所谓的脸色终于沉了下来,他问道:江澄,你非得跟我这么说话?

 

江澄嗤道:那又如何。

 

魏婴道:江澄,我想好好对你,可你为什么就是不识好歹?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不行吗,你这么抓着它,还要抓到什么时候?蓝湛也已经走了,你还想怎么样?

 

江澄一句都再也听不下去了,他的脸上青红瞬变,迅速低头从袖中摸出什么,对着魏婴的脸砸了过去,厉声骂道:我想你滚!

 

陈情将魏婴的脸抽出一道红痕,又落在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撞击声,魏婴看都不看那笛子一眼,紧盯着江澄道:你想我滚,你真的想我滚?江澄,你说我嘴里没一句真话,那你又什么时候说过真话呢。

 

魏婴继续道:你嘴上说着恨我,这一世却能毫无芥蒂地跟我滚到床上去。你讨厌蓝湛讨厌得不得了,可他爬上你的床做点什么的时候,我看你也没说半个“不”字啊!

 

这番话一说完,屋内瞬间仿若死寂,只剩下火炉中炭火灼烤的细碎声音。

 

江澄被他的话气得几乎瞠目欲裂,整张脸控制不住地抽搐,连半个字都说不出来了。

从刚得知魏婴恢复记忆的那一刹起,他就已经做好了要和这人老死不相往来的准备,可是无论如何他都没想到,魏婴居然厌恶他到这种程度,会拿这些事来说。

 

魏婴见江澄不说话,心头似有邪火灼灼,便愈发口不择言地继续道:你当年在祠堂,又对着我们是怎么说的,说注意举止、不知检点?江晚吟,现下这个场景,到底是谁不知检点?!

 

一言既出,江澄的脸瞬间涨红了,紧接着又飞速褪去了所有血色,只剩下一片惨白。

他浑身气得直发抖,脑中这时才骤然明白过来,魏婴大概是对他和蓝湛的事耿耿于怀,可或许又还有别的心思,别的……

 

江澄只觉得眼前场景晃了几晃,连着魏婴的脸也变得模糊不清。

 

他退后一步,身形剧烈一晃,下一刻便猛地吐出一大口鲜血,他一手捂着自己的心口,几乎快要直接跪倒在地上。

 

腥红的血溅到魏婴的脚边,魏婴低头看到,这时脸色才有了变化,正张开嘴想说些什么,耳边便是一声巨响。

 

屋外的寒风猛地刮进屋内,屋内二人皆是感到浑身寒风刺骨,魏婴向着门外看过去,屋外狂风卷雪,黑夜如墨色浓稠,而蓝湛一身雪衣,正满脸冰寒地站在门口。

 

二十一

 

看到蓝湛回来,魏婴也愣在了原地,下意识道:这么大的雪,你是怎么……

 

蓝湛大步走进屋内,先将墙边的江澄扶起来,又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腕。江澄脸色已然差到了极点,嘴角边还在慢慢地淌血,双眼似有几分空洞。

 

他抬指去抹,却总也擦不掉那些血迹,这些鲜红像是刺着了蓝湛的眼睛.他骤然抬头与魏婴对视,冷眸中阴火沉炽,强忍怒气,最终厉声喝道:滚出去!

 

魏婴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发作吼得震了一下,抿了抿嘴唇,然后才道:你说叫我滚我就滚?师兄,这么冷的天,我出去,万一冻死了怎么办。

 

蓝湛伸手搂着江澄的肩,随后又沉声道:这与我无关。滚!

 

魏婴看着蓝湛,嘴唇翕动几下,似是想说些什么,却又忍了,最后仿佛在强装镇定道:你说了不算。他说叫我滚,我才滚。

 

江澄原本被蓝湛箍着,这时又被这句话弄得挣扎起来,他拼命挣扎着想说些什么,却不想用力过猛,就又断断续续地吐出好几口喉间的残血来,脸色也愈来愈差。

 

蓝湛被他的样子弄得心惊肉跳,此时也顾不得魏婴了,伸手一把按住江澄,低声喝道:你不要动了!

 

江澄这时才终于安静下来,也像是突然疲累到了极致,连带着双腿都一阵阵发软,蓝湛一手抱着他,另一手的手指则紧紧压在自己腰间的剑柄上,双眼紧盯着魏婴道:若我真的起了杀心,我未必打不过你。

 

蓝湛的语气愈发阴冷,最后重复一遍:你走不走?

 

魏婴怔怔地看了他半刻,又突然动了动嘴角似是要笑,点头道:好,我走。

 

他说着,就弯下腰去拾地上的陈情起来,然后走向门外。他走到门口,突然脚步又停下了,回过头道:师兄……

 

蓝湛迅速冷冷提醒:蓝湛。

 

魏婴眨了一下眼,又重新道:蓝湛,江澄他不喜欢吃味道太淡的,你以后……

 

蓝湛冷着脸打断了他的话,略皱了皱眉看着他:我们一起吃了十多年的饭,他爱吃什么,我比你清楚。

 

魏婴仿佛被人狠狠槌了一下,然后才木木地点了点头,又道:好,那我走了。

 

他说完这句话便离开了,身形迅速隐没在风雪中,只剩下屋外风声阵阵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特别请出亲亲往生焰 @1排1座 的名句之一:“虽然这次吐血的换成了他,被伤透心的也没换个人”!


本来想让蓝二豹打魏婴的,发现体位很不方便,又不想把澄扔在地上,就没打。


下面揭晓三人组人设:

魏婴:真情实感的人渣。

蓝湛:改不了吃屎的双标狗。

江澄:并不反对和基佬做爱的直男。


……总之谁也别说谁吧。


最后,下章开始标题改为【湛澄】神仙奶爸,然后去掉湛羡澄、羡澄、和魏婴个人tag,专心写(nue)湛澄啦,嘻嘻

评论

热度(560)